王学风

来源:砀山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1-12-22 21:52 阅读:
 
 

 

砀山籍志愿军“特等功臣、一级战斗英雄”王学风 (“志愿军丹东展览馆”保存的王学风照片)

 

 

归来吧,跨隔世纪和国界的烈士英魂
——追记砀山籍志愿军特等功臣一级战斗英雄王学风
 
王东超
 
《四十军在朝鲜》一书第31回“向祖国汇报2”里有这样的记述:1951年5月5日,40军军长温玉成进京后,毛泽东主席问温玉成,“你们四十军最先入朝作战,一直没有得到休整和补充,怎么能坚持战斗七个月之久哪?”当温玉成讲过班长曹庆功,多处负重伤,仍坚持战斗直到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临死前,手里还紧紧攥着三根手榴弹的拉线盖,共产党员王学风两腿都被机枪打断,不能站立,他就坐着、爬着继续战斗,最后摔断步枪,滚下山崖。毛泽东听的心神入定,忘了弹掉烟灰,眼里流出了激动的泪花……
王学风的名字被刻在朝鲜平壤志愿军展览馆的纪念墙上。
王学风的事迹被载入中国人民军史,其立功奖状证书被档案馆专门收藏。
王学风的功勋被写在毛泽东主席亲批的,国防部、中央军委命名的志愿军特等功臣一级战斗英雄行列的第一行第六名……
青山作证
让我们重新翻开60年前朝鲜战争的历史画卷。
1951年3月朝鲜战争进入最艰苦、最困难、最疲惫、最严峻的阶段。
1951年3月12日,志愿军第40军接替42军的防务,在东起洪川北,西至座防山,南起洪川江北岸,北至金化以南的广大地区组织防御。战场上敌变我变,根据前三次战役的经验,敌人采取了李奇微的“火海战术”(敌人正面兵力密集,地空火力集中猛烈),我军为避敌锋芒,采用“兵力前轻后重,火力前重后轻”的原则,因战线宽,兵力少,40军党委号召部队实施独立作战,以少吃多,扼守要点,控制通道,以点制面,节节抗击,相互支援的打法,并要求部队构筑“四防二便”的防御工事(四防:防炮、防空、防火、防毒;二便:即便于发挥火力、便于机动进退)。防御运动战阶段实际上是考验我军基层官兵战斗意志和单兵与小组战斗技能的最关键时刻。
朝鲜战争环境的恶劣和艰苦是人类战争史上罕见少有的!
这里是“三八线”附近海拔1200公尺的华岳山上。我40军120师358团最前沿的阵地上,这里位置险要,居高临下,是敌我必争的要冲之地;这里寒风料峭,冰雪天地,战士们入朝时只穿一套棉服,连续作战150多个冬日也没有换过,此时棉裤的臀部早已磨露,战士们只有用粗针大线缝上一块门帘式的遮羞布,棉袄的袖口磨飞,半截胳膊露在外面,冻的通红,两只手粗糙的像鸡爪,裂开的一道道鲜红的口子像小孩子的嘴,由于条件限制,我方后勤供应严重跟不上战时需要,缺医少药的战士们忍着巨痛强迫自己用针线将大些的伤口勉强缝合来止住流血,吃的土豆被冻成了冰疙瘩,战士们用胳肢窝暖化了再吃!尽管如此,战士们在修筑工事时依然一丝不苟!饥寒交迫中,我们的战士用镐锹在坚硬的山石上凿挖出一尺多深的散兵坑、交通壕、机枪阵地,同时还构筑了掘开式的隐蔽部,上面铺上三五层圆木,再培上一两米厚的山石土,有的班组还在交通壕的侧壁上掏出防炮的猫耳洞,有的为了防御美军的凝固汽油燃烧弹,清除杂草,扫清射界,打出防火带。这就是我们的战士,在饥饿、寒冷、顽石、强敌等重重困难面前,为打好守备战而作出的撼天动地的壮举!
朝鲜战争战斗场面的残酷惨烈,是和平时期的人们难以想象和预见的!
1953年4月3日上午,联合国军攻击华岳山前沿阵地的战斗开始了。英雄王学风带领一个组守备在华岳山一号山上(按山头编号),当天他的手已经负了轻伤,但丝毫没有影响他的战斗决心。第二天(4月4日),守备在3号山上。
第一次打退了敌人近两个班的进攻!
第二次打退了敌人近两个排的进攻!战斗中英雄王学风两腮帮被子弹贯穿,牙碎舌烂,血流满面,他强忍剧疼连续打出几个手榴弹后,趁机蹲下来掏出自己的毛巾把伤口简单包扎起来,又带领全组把敌人打退。
第三次进攻开始了。连续两次失败被击溃的敌人恼羞成怒,用五挺重机枪作掩护,用大约一个连的兵力,黑压压向阵地扑来,敌人的重火力像火舌一样喷吐着,战友邓兴祥负了伤,下去了,王学风的冲锋枪打坏了,手榴弹打光了,但是英雄王学风没有丝毫的动摇和恐慌,依然沉着冷静地守卫着阵地,他向本组侧翼的战友董万玉要来了七个手榴弹,拿起邓兴祥的自动步枪继续迎击敌人,敌人又被打败了,王学风头部负了重伤,他昏倒在工事里。
敌人的三次进攻共死伤了近200人,其中王学风单人毙敌伤敌近百余人。他的阵地前,敌人的尸首像谷草个子似的堆积着……
昏迷中,他听到敌人进攻的枪声又密集起来,而且越来越近,他咬着牙,勉强的摇晃着身体站起来,命令战友董万玉赶快撤退,敌人分多路像羊群一样包围起来,并进入我阵地30米以内的距离,英雄王学风不顾身上多处伤口的巨痛,无限愤怒涌向心头,他拼全力把自动步枪摔断,爬出工事,向敌人扔出最后一颗手榴弹,此时,英雄双腿又连中几弹,身体站立不住,滚下石崖,壮烈牺牲!
面对英雄的顽强不屈,敌人惊呆了。共产党员的钢铁意志是战胜敌人的有力法宝。青山作证,英魂永存,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为民族而战,为和平正义而战!
英雄之谜
战争魔鬼带给人类的罪恶和痛苦是永远不能被抹去的!
历史的战场上任何一位英雄都将永远彪炳史册光照千秋,他们永远是人民的功臣,人民将永远赞美、歌颂、怀念、追忆他们……
王学风同志的事迹感动着每一位知道或谈到,或听说他的人,人民没有忘记他,共和国没有忘记他,他的名字被写进朝鲜志愿军军史、中国人民军史,毛泽东同志亲自批准的一级战斗英雄……然而谁能料到,就是这样一位人民共和国的英雄,砀山人民应该引以为骄傲和自豪的功臣,60年来,家乡的人民却很少有人知道他,现存的所有砀山史料中却找不到他的点滴记录文字……
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我们的英雄至今不能魂归家乡故里呢?
1995年9月中旬,砀山县委、县主要领导带队,前往东北及朝鲜出国考察。在朝鲜志愿军人民英雄纪念展览馆的墙壁上方,赫然醒目的刻着:“志愿军特等功臣,一级战斗英雄,王学风,江苏省砀山县人”等几行耀眼的金字。时任县委办公室主任的冯烈银同志,看到后心情为之一振,异国他乡,意外发现家乡如此英雄,令随行所有人激动不已。归国后,他亲自打电话向相关部门查询,然而,党史、民政、档案局多家单位里连英雄的一个字的消息也没有!一个近百万的农业人口大县,去查一个有名无家的人,从何处下手?当时任县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的徐传辉同志,多次向相关乡镇和县直部门的干部群众直接咨询,并先后在《梨都党建》和砀山电视台等宣传媒体上刊登征询启事,但多年来的零散信息均因不确切而被搁置起来。
2005年6月,笔者进入党史研究室工作,从网上查阅到英雄的相关资料后,英雄的名字和事迹像磁石一样深深吸引着和感动着我……
所有网上的文字资料都基本相同,姓名有“风”和“凤”两种写法,籍贯有写“安徽砀山”、“江苏砀山”及“小砀山县”几种写法。
从王姓村庄入手梳理,找有“学字辈份”人名的地方作为重点。1948年参军,说明英雄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直接参加,一种是从被解放的国民党各种人员中收编应征。姓氏年龄相近,参过军,当过兵,牺牲过的归属一部分,至今未归,杳无音讯的一部分,赴朝参战复员回家的一部分,民政记录在册领取生活补贴的一部分。其中有个王姓村庄,有家姓及辈份及其相近的一家,老大跟冯玉祥当兵,后回乡务农,80年代已去世;老二当国民党的兵,负伤后回家于解放前病死;老三当国民党的兵,48年曾回过一次家,但从此音信全无,家人只知道乳名,不知道学名。但他们说我们家有从老坟上扒回来的石碑,我喜出望外,立即在其带领下找到断碑,用清水冲洗后,清楚的查证出那位老人学名叫“王学恭”,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从家乡入手,查找英雄,依据太少,此路不通!
转换思路从部队上找,从英雄所在的40军军部去找。当年战功显赫的40军在中国有“旋风部队”之称号,他们的军部在辽宁锦州。通过电话联系之后,部队同志很热情,但他们说:由于部队多次迁移变更,现存英雄的资料只有一张50年代的画像和简单介绍。
查找英雄的道路转眼6年过去了,他就像一条无形的丝线在魂牵梦绕着我,使我痴迷,令我寝食不安……今年3月份,我无意中在翻阅“北京同乡录”时,查到了在总参工作的砀山籍黄远红参谋长的电话,虽素不相识,但我还是冒昧的把此事告诉了他,真不愧为军人作风,他简短地告诉我:“一定尽快,尽心,尽力!”多次查找后,5月份他反馈说:档案馆有部分原始资料。我激动万分。党史研究室杨占君主任安排我以本室的名义,最快的速度给他寄去委托书一份。8月11号收到他挂号寄回的档案材料,我回敬他信息:“您是寻找英雄的英雄!”
档案揭密
我用激动颤抖的双手把档案材料打开。
 

 
中国人民档案馆复印件材料,“个人请功报告表”1份,4页(文号:24,类别:组织部,年度:1953年,卷号:1066)。“战斗英雄——王学风”,1份,4页,(类别:组织部,年度:1951年,卷号:10,文号:1)。
两份材料,内容基本相同,让我们依据1951年的材料记录,让我们逐项认真仔细的查看我们家乡的英雄吧!


烈士童年放猪的文家河)


 
 

 
(以王寨村命名的“王寨闸”)

     部别:120师358团一营,3连;

职别:班副;
姓名:王学风;
性别:男;
年龄:24;
文化程度:四年;             
籍贯:江苏省砀山县六区王寨镇。
烈士的童年是贫苦的,“8岁至15岁放猪”。
烈士的入学认字较晚,“16岁至20岁念书”。
烈士的当年工作单位在外地:20岁那年到国民党锦州铁路局当三年警察。
1948年锦州解放时在锦州参加了我人民。这些是否可以说明,我们的英雄为什么在砀山故乡没有任何信息资料的原因呢?
古人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矣,必先苦其心志……”。可以说童年艰苦环境的磨难,造就了英雄坚强不屈的性格,进入到大熔炉后,我们的英雄王学风如鲲鹏展翅,扶摇直上九万里。
请看,在档案材料记录中,英雄入伍后,大的作战资料为5次,在何时何地立功,受奖及次数栏目里写有:“国内艰苦记二小功”,“纪律一小功”,“战斗一大功”,“抗美第一战役二小功”,“第二次记二小功”,“第四次记二小功”,“守备战记二大功”。
请看,请功报告表的原始记录材料反映:
英雄所在的40军是抗战和解放战争时期令敌人闻风丧胆的我军王牌主力。
英雄所在的358团是120师中三个团中的第一重要主力。
英雄参军后不久,所在部队就开始了历史意义的南下大进军!连续40多天的长途行军,战士们极度困乏,每当晚上宿营后,别人大都倒头就睡,而他却努力克制自己,帮炊事员烧水做饭,帮同志们装热水洗脚打铺。每天早起烧好开水,让大家吃饱喝足,每当途中有些同志要掉队的时候,他就争着帮替别人拿东西,看着王学风自身瘦弱的身影,好多同志被感动的热泪盈眶,到达集合地点后大家争着给他请功,被记“艰苦功一次”。
1949年,渡江战役开始后,在“湖南古港”战斗中,他表现英勇机智,又立“战斗一小功”。当时正值炎热盛夏,酷热难耐,病号不断增加,直接影响了部队战斗力,王学风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以身作责,率先响应上级开展的“讲卫生,防生病”号召,协助班长搞好“卫生监督检查”,亲自帮助别人洗衣服,清扫居住地环境卫生。过湘江时,他患夜盲症,全体战士们的衣服都被淋得湿透,宿营后,他首先想到别让大家因湿凉而得病,就朦胧的摸索着到外边去找干草柴火,然后再深一脚浅一脚的抱回来,直至帮大家烤干衣服,铺好床被……
在进军两广战役的时间内,由于“李”“白”匪军长期对当地的统治,及对群众的欺骗宣传,群众对我不了解,不相信。为了争取当地的群众基础,我军加强纪律,严明教育,他又被光荣的选为“群众纪律委员”。他用自己的模范行动去带动影响大家,一边抽时间带大家帮助群众劳动,扩大我军的政治影响,一边号召大家严明“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乱动群众财物,保证了所在班的集体荣誉。所以又获得了个人“纪律一小功”、“一个艰苦功”。
为解放琼崖海岛,我部队首先开展海上大练兵。王学风不仅自己苦学苦练,而且又腾出时间不顾劳累去帮助别人,又被记“一小功”。
在复杂多变的渡海作战中,天上飞机轰炸,海上舰艇围堵,背后没有任何炮火支援的险恶环境里,王学风和战友们一道奋勇当先,无畏拼杀,战后又荣记“一大功”,所属部队支部,根据他的一贯思想、工作、战斗表现,火线吸收他为中国共产党员。
1948年6月入伍加入到1951年4月牺牲,两年半左右的时间内,12次立功授奖,这一枚枚、一张张鲜活的立功奖状证明书说明了什么?我们家乡的英雄只所以能成为中华民族的英雄,是因为平凡成就了伟大,是因为我们的英雄天天都在做英雄。
这就是我们的英雄,战场上,他是一颗钉在岩石上的钢钉,永远守卫着阵地。
这就是我们的英雄,生活中,他就象寒冬里的一团炭火,时刻去帮助温暖体贴他人。
这就是一个苦难中成长起来的农民的儿子,在党的领导教育下,把青春和生命献给国家和人民,由平凡到伟大的历程。
寄语读者
今年是我们伟大的党诞辰90周年。
今年是辛亥革命胜利纪念100周年。
今年是我们的家乡英雄王学风光荣牺牲60周年。
枪林弹雨,刀光剑影。中国革命的反复实践告诉我们一条真理: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中华民族要坚定信念跟党走,千难万险不回头!
革命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动,战争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历史的每一个进程都是人类以生命为代价的付出。朝鲜战争是中华民族扫近代屈辱,昂首走向世界的胜利战争;朝鲜战争是用战争制止战争,换取世界和平环境的典范;朝鲜战争宣布了西方列强在东方国家的海岸上架起大炮并很快占领一个国家的时代永远结束了!千千万万革命先烈用脊梁、筋骨撑起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厦,用鲜血染红了党的旗帜,用生命为我们置换出今天的五彩的生活。今天面对国际大环境的复杂多变,国际上的一些“强国”时刻想干涉我们中华民族的内政,妄图分裂共产党,亡我中华。我们要不忘历史,以史为鉴,只有经常回顾历史经验教训,经常追思烈士英雄的光辉业绩,才能激发和提升锤炼民族的自尊心和自信心,才能有助于防止历史悲剧的重演,才能让我们时刻倍加珍惜幸福的来之不易,才能人人各自更加努力工作,发奋学习,报效祖国!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英雄王学风的事迹,历经60年的曲折迂回,今天终于有了一个比较完满的答案:一是不管行政区划怎么变更,以“砀山”命名的县,全国只有一个,英雄的籍贯永远是砀山县人;二是档案馆的现存档案资料,为我们提供了比较详细准确的英雄生平事迹;三是依据砀山党史资料《19191949》大事记记载:砀山县解放前国民党时期六区的大致范围是:陇海铁路以南,朱楼镇的陈寨以东,回龙集南附近的“神堤”以北,西北东南走向的文家河以西,英雄籍贯的“王寨镇”现今归属砀山县唐寨镇,原“王寨村”改名为“家合村委员会”。查阅现今王寨王姓家谱,该村历史上由明洪武年间迁移于砀已由六百多年的历史,解放前后,口头习惯以居住砀城东“王寨”为名的有18个自然村,历史上称“王寨”为镇,不同于现今我们行政划分称呼的“镇”一词,有“庄头”、“统领”归属的意思。经实地查访,仅解放前六区范围内王姓80岁以上解放前参军未归的有10多人,由于战乱和间隔时间久远,虽经基层干部和笔者多次走访80岁以上老人,仍给我们确定英雄的家庭和亲

 

 

 

友带来很多困难,真诚寄语更多的读者和热心的乡亲们为我们提供更多线索,有待查清根源,告慰英雄。
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祭典每一位烈士是我们每个活着的人应尽的义务。
王学风,是中华民族的英雄,更是砀山人民的光荣和骄傲!
王学风——家乡的英雄,我们呼唤您!砀山人民即将为您树碑立传,家乡人民将永远仰视铭记您的英名。
王学风,归来吧——跨隔世纪和国界的烈士英魂,家乡人民深情地呼唤您……

 

 

(责任编辑:admin)
返回顶部
媒体关注 more
人民网:德上高速砀山段正式通车 砀山迈
中国网:德上高速砀山段19日上午11:58正式
安徽日报:砀山首条高速公路正式通车
新华网:德上高速砀山段19日上午正式通
人民网首页:砀山酥梨采摘节惬享梨园“
安徽日报:砀山开播公益微电影
安徽日报:砀山70万尾鱼游进故黄河